(主线14)本丸与另一个本丸

坤顺丸--《全国中药成药处方集》(南京方)

奈奈生头靠柱子枯坐在廊下,八月浓厚的热气与湿气透过屋檐在走廊处投下一方小小的阴影,而蜷缩在这方阴影底下的奈奈生,正呆呆地看着远方。

【别名】参茸济阴坤顺丸

没有了内番,没有了演练,轮班和无止尽的报告。自从上次狐之助来过后,这个本丸仿佛连同它的主人一起静止了。

【处方】鹿茸4两,五灵脂4两,石柱参2两,紫丹参3两,龟版胶3两,延胡索3两,鹿角胶3两,淡黄芩3两,阿胶4两(炒珠),川断3两,潞党参5两,川芎4两,炙黄耆5两,醋制香附3两,西当归6两,炙甘草3两,大熟地10两,广郁金2两,川贝母6两,春砂仁2两,菟丝子6两,白芍3两,枸杞子5两,大黄炭3两,白茯苓5两,陈皮4两,白术5两上肉桂1两5钱。

本丸现任的近侍药研正抱着换下的绷带路过前庭,看到了奈奈生不禁有些怔愣:二十岁的家主,枯坐着等待的姿势却像极了一名八十岁的老妇。她的人生仿佛……从初春一步迈进了秋末。

【制法】将熟地煮烂,和蜜为大丸,每粒3钱,蜡壳封固。

他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大将,出阵的第二部队已经回来了。”

【功能主治】益气,调经。主治妇女血气不足,腹冷腹痛,形寒,头晕,带下,腰酸,经水不调。

奈奈生呼地一下从万千思绪中抬起头来,急切地问道:“大家有事吗?狐之助呢?怎么说?”

【用法用量】每服1丸,开水和下。

“都非常……喂,大将!”

【摘录】《全国中药成药处方集》(南京方)

奈奈生已经踉踉跄跄地跑了出去。

远远地就可以看到时间罗盘的前面聚集了一群人,奈奈生看到了平安无事的二队队员们,不禁双腿一软——被大俱利伽罗一把扶住了后背。

“谢谢你,迦罗先生——”

“没有想和你搞好关系。”

“出阵情况怎么样?受伤了吗?”

“没有想和你搞好关系。”

大俱利还在一旁傲娇着,清光和安定两人已经急急地冲进了她的怀里。

“主殿,我们做到了哦!攻破了江户城!”

“真是的,这种程度的敌人击败起来根本不在话下嘛——”

比起激动的冲田组两人,第二部队的队长莺丸则安静了不少,奈奈生越过安定的肩膀向他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心灵神会地向二楼的书房走去。

“久等了,莺丸殿。”好不容易安抚好第二部队成员上楼的奈奈生行了一礼,“具体情况如何?”

莺丸放下茶杯,面色少有的凝重:“非常顺利。不如说,顺利得过了头,敌军简直像是和我们达成了共识一般,象征性地对打了两下之后便撤退了。”

“狐之助呢?”

“看上去很失望,但也没说什么。”

奈奈生松了一口气:自从狐之助宣判了她的死刑后,整个时之政府高层便像是串通一气般,拒绝办理她的辞职手续,甚至她自动提出毁约也无动于衷。而身为审神者,她又无法拒绝狐之助下达的出阵命令。(作者按:私设这应该是合约内容的一部分吧,不然麻烦的地图永远不会有人去,个个都和武汉出租车司机一样成了大爷就不好了。狐之助就是利用了合约里的这个漏洞)面对着强得不像话的敌人,每一次的出阵都不异于羊入虎口。

她知道狐之助是想让她亲手碎掉自己的刀剑之后再结果了她,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更是让她憎恶反胃。好在……她总算找到了缓兵之计,不用再看着她的刀剑们去送死了。

“看来,主殿的沟通策略还是很有效的。”与不知情的冲田组不一样,莺丸是知晓了一切来龙去脉后才被她任命为队长的。

奈奈生看着他茶杯中氤氲的雾气,不禁又回想起了昨天晚上——

“不……不要害怕,我是来说明这一切的,我来自另一个本丸。”

奈奈生试着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友善一些,可是效果甚微。对面的审神者下意识地不断向后退着,娇小的身躯在宽大的羽织下瑟缩成一团,奈奈生觉得自己如果自己再不说些什么,她可能会哭出来。

要说些什么……什么样的理由才能使自己信服呢?奈奈生忙着搜肠刮肚,对面的审神者却张开了嘴,正当奈奈生担心她是不是要叫近侍过来的时候。耳边却响起了轻轻柔柔,还发着抖的声音——

“……虽然还不是很明白,但我们还是上楼慢慢说吧。”

音色,音调和她一模一样。短短的一句话,却让提心吊胆的奈奈生冷静了下来,毕竟她面对的是自己啊,为什么不能多一点信心,少一点芥蒂呢?

话虽是这么说,可是……原来自己是这么容易被说服的吗?奈奈生又忽然对自己产生了担忧。

熟悉的书房,不同的是这里属于另一个主人。奈奈生看着自己的身影倒上热茶,摆上甜点,又细心地拉上了门,感觉一切很熟悉,却又陌生的可怕。

“刚才的失态真是抱歉了,我叫ななみ,是这个本丸的家主。‘’

冷不丁被抢了开场白,奈奈生竟一时有些语塞。

“真巧,我也叫ななみ……”

可下一秒女孩就蘸着茶水在桌上写下了“七海”两个字。

“原来是同音不同字啊……”奈奈生效仿着七海在桌面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后,抬头端详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脸庞:面前七海有着和她一模一样的样貌,甚至气质都如出一辙。奈奈生敢打赌,若是她们现在都站起来的话,彼此的身高应该也毫厘不差。

差别还是有的。七海的审神者制服外还套着一件黑羽织,奈奈生曾在琥珀的本丸见到过相同的样式,这是审神者精英组的标识;只是不同于琥珀穿上后飒爽干练的气质,过大的羽织和制服把七海本就娇小的身形衬托得更加玲珑。奈奈生的手腕上戴着鹤丸送的玉镯,七海则涂着漂亮的指甲油。奈奈生是散发,七海却用丝带绑了高马尾,鲜艳的红色倒是和制服的下袴很相配。

“那个……”七海小心翼翼的搭话打断了她的思绪,“虽然我很愿意相信这是恶作剧什么的,但是直觉告诉我,应该有什么很严重的事情发生了……对吧?”

“那句消息是你传给我的吗?”奈奈生忽然发问。

看似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七海却立马心领神会。

“我从很久以前就发现溯行军似乎……”

“是有智慧的。”

“没错。可是我查遍了论坛和教科书,却没有任何相关的内容。向神乐组——丰前国的审神者精英组提交过很多次议案,也全部都被打了回来。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

“用灵力的碎片拼出字符,尝试与我沟通?”

与自己进行交流真的很省时省力,奈奈生意识到,这一年来她们几乎做的是相同的事情,这让她亲切感倍增。她将狐之助的解说原封不动地告诉了七海,包括两条时间轴,包括时之政府的动机和link-mate的机制,甚至包括担心身为主时间轴上的自己会连累七海的担忧。

“所以说,如果主时间轴上的你死去的话,那么我也会……”七海的眼神暗淡无光,奈奈生愧疚地低下了头。

“对不起。”

“没什么,按理来说我也有一半的责任。”

有很长一段时间两人只是在静静地喝茶。在死亡阴影的笼罩下,两人都只不过是普通的二十岁少女罢了。心照不宣的默契下,是手足无措和彻骨的绝望。

直到莺丸为她面前的茶杯倒上了新茶,奈奈生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说得口干舌燥了。“对不起,一直在讲故事却没说重点,莺丸殿一定厌烦了吧。”

莺丸只是捧着茶杯笑眯眯地回看着她。

“哪里,只是在感叹,主殿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姑娘。不仅比我想得更加坚强,还更加聪明。”

奈奈生低下了头。

“可我不是个好主人。”

“请不要这样想。若是主殿为没保护好我们而自责,我们又为没保护好主殿而自责,长此以往只会陷入无尽的死循环。”

只有一致向外。奈奈生想道。

“只有一致向外,才能破这个死局。”七海说道。

两人交流后发现,虽然同为审神者,所做的工作却有着天壤之别:七海所在的丰前国审神者精英组现在负责的是新地图的开荒,然而这不是重点,最让奈奈生吃惊的是:新地图竟然是函馆。

“可是函馆是我们的初级地图啊,我的教学任务就是在函馆完成的。”

“在我们这里,函馆是很难被攻破的高级地图,敌人……抱歉没有冒犯之意,敌人非常强大,再加上次次都会遇到对面的真剑必杀,所以至今都没有完全攻破呢。”

这中间的平衡机制应该是由时之政府调节的吧。奈奈生心想。她想起了江户城强大得过分的溯行军,狐之助一定偷偷动过手脚,要么是七海这边被加强,要么就是自己被削弱了。

“土方先生……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呢……”七海忽然对着茶杯喃喃道。

“我们的工作是要在新政府军的围剿下保护土方先生的性命,可是每一次……每一次我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子弹击中,落马而死;这一幕我看了千百回,那种挫败感无法用语言形容,我曾经一度痛恨自己的无能,痛恨可恶的溯行军,就是因为它们引来了新政府军土方先生才……可是现在,我却不太清楚了……”

奈奈生听见她在小声抽泣。

“我守护的历史……又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呢……”

奈奈生不做声,她作为一名历史系的学生同时又兼任审神者,每日大部分时间都在同历史打交道,可也没有想到,教授曾说过的“历史的波动性”付诸于现实生活中来,竟是这样诡谲又残忍的存在。原来历史的车轮就是被如此的矛盾与模糊推动着滚滚向前的吗?

“我曾经也努力的告诉过自己,”她最终还是开口说道,“告诉自己,在那里死亡,在那里凋零,那就是土方先生应该有的命运。即便是这样残忍的历史,也值得我去保护;可是如今我却忍不住为他可能的另一种结局而感到释然,我终于可以不用相信命运论了,土方先生可以在另一条时间轴上迎来更好的结局,可以在矛盾和不确定中迎来千千万万种结局,不仅如此,他的矛盾和不确定还可以演变成历史发展中一段小小的波动,促进着如今人类的发展。我觉得,这样已经足够好了。”

七海抬起头来,奈奈生一把握住了她的双手。

“我不求自己能够成为像土方先生那样,成为关乎人类发展的Link Point,但是我想自己决定自己的未来,保护好我本丸的大家们不成为刀俎下的鱼肉,我觉得,你也应该是这样!”

“如果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我想,鹤丸先生一定会为如今的主殿感到欣慰的吧。”莺丸重新为奈奈生添满茶水后,又开始切一旁的蜂蜜蛋糕。

猛地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奈奈生不禁心如刀绞,她挤出一个笑脸,半开玩笑道:“那我真是要庆幸鹤丸这么多年没有把我豢养成宠物。”

“他从来没有往那个方向培养过您。还记得那是三年前,那天我正和三日月他们一起品茶,远远地看着主殿一瘸一拐地从手合场出来,身上尽是青紫。您路过茶室向我们请安的时候,连江雪先生都看不下去了,说鹤丸先生怎么可以这么粗暴,让本丸的家主脸面和威严都不保。可我那时就觉得,若是这个小姑娘能够坚持下去,一定可以成为一名刚柔并济的好主人。”

莺丸摸了摸奈奈生的头,又端来了切好的蜂蜜蛋糕。

“尝一尝吧?这是平野拿给我的南蛮点心,很少见呢。”

平野……粟田口……想到还躺在手入室满身血污的一期一振,奈奈生下意识地向后退了退。

莺丸笑了。

“主殿不必多虑,这是平野他们特地嘱托我拿给主殿的,说是吃了甜食会让心情变好。”

奈奈生愣住了。

“主殿,放心吧,没有人责怪您。相反,大家都很担心您。”

哆哆嗦嗦地接过金黄的蜂蜜蛋糕,奈奈生挑了一叉子送进嘴里。久违的甜味,温润的蜂蜜沁入了她的心底。自己有多久没有尝到过甜味了?

“我不会放弃的,”她说道,“为了这个本丸,我不会轻易言弃的。”

“我也是!”七海的声音还有些颤抖,但是声调却很坚定。

“因此,我需要你的帮助。”奈奈生直视着对面和自己一样的棕色眼睛,认真地恳求道。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疾病,转载请注明出处:(主线14)本丸与另一个本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