疗养院的女人

华东疗养院

考完试往回家走的路上,余光看到一个撑着拐杖车的胖妇人跟我招手。我迟疑了一下,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嗨,我需要些帮助…” 我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胸前好像挂着什么疗养院的证件。本想装作没听见快点回家睡觉,可她的语气突然变得急促起来,“我觉得我可能快要摔倒了,请扶我一下…” 就在我犹豫到底该不该淌这趟浑水的时候,她的拐杖车突然滚了出去,整个人跪在地上。

医院等级:

这时候我才慌忙跑上去,问她怎么样。她没回答,只是一直喃喃自语,“我要站起来,扶我站起来…” 可能因为长期腿脚不便,她的体型已经不属于一般的肥胖,有点畸形的臃肿感。我架着她,想试图帮她站起来,可是拐杖车太轻,轮子又不能固定,多次使力之后还是没能成功。

医院电话:0510-82335000

一辆经过的车停了下来,上面下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美国女人,麻利地搀起另一边。这时候警察也来了,大家三两下把她扶了起来。

医院地址:暂无数据  

她坐下后突然开始抽泣,弯着身子一颤一颤的。那个女人很有经验地拍着她的背,“你这是去哪啊?回家吗?” “我只是想散散步…” “要我给你家人打电话吗?” 她摇了摇头。“你有谁我们可以打电话联系一下吗?” 她又摇了摇头,哭得更明显了些。“你住在哪里?” “那边疗养院。” 

华东疗养院坐落在无锡著名的太湖风景区内大箕山上。海拔34米,占地22 万平方米,山上绿树成荫,山水相融,是一处不可多得的疗养保健康复胜地。

她边哭边颤颤巍巍地撩起了裤子,我看她膝盖上擦破了一大块皮。愣了好久的我这时候才想起来拿随身带的创可贴和消毒棉球给她清洁包扎了一下伤口。“要我陪你走回医院吗?” 我突然这样问她。她抬起头看了看我,眼睛里面还是有明显的泪水,她没说话,点了点头。美国女人接着提议,“还是我开车送你过去吧~” “不,我不想他们看见我这样子,不想坐车回去~” “那我把你放到医院旁边的小超市好了~” 美国女人边说边打开了车门,“为什么不能让他们看见呢?” “我怕我姐姐知道…她知道了的话一定很沮丧…” 她艰难地上了车。

疗养院创建于1951年,隶属于上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领导,是一所集预防保健、疗养康复为一体的三级专科医疗机构。建院以来,曾先后接待过毛泽东主席、江泽民、朱镕基、吴邦国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及谈家桢、齐白石等很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科技文艺界著名人士,在长期干部疗养保健工作中,形成了全心全意为干部保健服务的光荣传统。

临走前,那个美国女人对我说,“姑娘,你真是个好人~” 我突然觉得很讽刺,有点伤心。车开走的时候,我隔着车窗看了看她,她呆呆地坐着。车慢慢开远后,我鬼使神差地往那个超市的方向走,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到了那边,我远远看到她胖胖的身躯,慢慢往医院的后门走。从背影看那么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很想进去,跟她讲一声对不起。可是走近看到门口奇奇怪怪的人群,我还是离开了。

疗养院核定床位500张,现有职工300余人,其中近80%为专业技术人员,中、高级职称达90余人。院内有疗养楼19幢,装备有螺旋CT、DR、数字钼靶机、多谱勒彩超、全自动检验流水线系统等大批先进医疗仪器设备。多年来,华疗人始终坚持为干部保健服务的宗旨,秉承“严谨、务实、关爱、卓越”院训,坚持“医疗为主、疗养结合”的发展方针,开展多层次、全方位的疗养康复、健康体检等业务。随着疾病谱变化及人们健康需求的提升,疗养院不断探索医疗保健服务新内涵,逐渐从原有的医疗保健服务向防治结合的整体保健服务转化,突破以往侧重于疾病诊查、治疗、康复的疗养模式,把疗养保健服务从“查已病、治已病”向“查未病、治未病、护健康”延伸,以保健需求为导向,大力推进健康管理和健康促进一体化服务体系建设,目前已初步形成集“医疗保健、营养保健、运动保健、心理保健、休闲娱乐、人文艺术”等多元因素的整体保健服务模式,开展集健康体检、健康评估、疾病预警、动态监测、追踪服务为一体的健康管理服务体系,收到了广泛好评。

那间疗养院就在学校门口,从大一入学我就知道。它门前总是聚集着很多病人,年龄从中年到老年都有。这不像是一个疗养院,因为在门口放风的病人看起来不知是不是以为长期的闭塞或是先天疾病的折磨而看起来十分奇怪。从前我经过那里的时候总是低着头,脚步捯地飞快,总担心里面会有奇怪的人突然冲出来,拉着我不让我走。我不知道这种想法被病人们知道后会不会很难过,或者他们早已从往来人群的躲避眼神中预料到了。但没准这跟他们多年的病患比起来根本算不上什么。

目前年接待各级干部疗养7万人次,包括省部级干部、厅局级干部、两院院士疗养等干部保健任务,获得了全国文明单位、全国模范职工之家、上海市文明单位、平安单位、园林式单位、医院文化先进单位等荣誉称号,疗养员满意度始终保持在99%以上。

就像是我今天那一瞬间的犹豫与冷漠,相比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绝望,不知道哪个会让她更沮丧。所以从她摔倒站起来以后我就一直沉默。因为我不知道在自己那样的举动后,那“迟到的关怀”会不会让她噁心。至少是没有意义,因为如果我早一步上去,她就不会流那些眼泪。

华疗愿以热情、优质的医疗保健服务,竭诚欢迎上海市各级干部和社会各界人士来院疗

图片 1

被遗忘的人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疾病,转载请注明出处:疗养院的女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