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茱萸行情跌跌不休 何以解忧?

吴茱萸,自从今年7月至今,市场行情累计下跌160-180元,幅度达40%。药贱是草的悲剧再现,想必那些想一夜暴富的吴茱萸种植户内心是无比苦恼。何以解忧?我们不妨一同探讨面对一个烂市或即将烂市品种,产地如何寻找解药。

“本地生姜大量上市,价格4.5元/斤,称5斤以上,4元/斤。”8月11日,在南川城区中心农贸市场,来自鸣玉镇鸣月村2社姜农张林正四处招揽顾客。眼下,本地生姜正大量上市,却遭遇外地生姜抢占市场,“姜你军”变成“姜下跌”,价格已跌至4元/斤。

图片 1

本地姜卖出“白菜价”

图1:今年产新前期,广西百色产地吴茱萸长势情况。

“本地生姜4元/斤?你这是不是本地产的哟?”在城区中心农贸市场,一顾客有些怀疑地问。

一、吴茱萸概况 多来源多产地

“正宗鸣玉生姜,今年的生姜卖成‘白菜价’,亏得恼火。”摊贩张林回答道。他家今年种了2亩多地生姜,因鸣玉镇海拔低,加上大棚种植,早在7月下旬就开始上市,比海拔较高的南城官地、仁乐提前20余天上市。他原本以为上市早,可以卖个好价钱,没想到今年的生姜价格却跌得凶。

2015版的《中国药典》收录的吴茱萸来源为芸香科植物吴茱萸、石虎或疏毛吴茱萸的干燥近成熟果实。市场流通商品分级为大花吴茱萸、中花吴茱萸、小花吴茱萸。

“仅上市的第一天卖过6元/斤,随后价格降到5元/斤、4.5元/斤、4元/斤,一直往下跌,从来没有再涨过。”张林无奈地说。他种了5年姜,今年价格最低,往年的“泥巴姜”卖10元/斤左右,去年还卖到11元/斤,最低价格也高于5元/斤。

图片 2

随后,笔者走访风之彩超市以及北街农贸市场等了解到,本地生姜价格基本都在4—4.5元/斤,比去年同期价格至少降了一半。

图2:今年产新前期江西宜春吴茱萸产地长势情况。

外地姜占“大半壁江山”

吴茱萸主产于我国的江西、浙江、广西、湖南等地区,其中江西所产的吴茱萸香气浓郁、子粒饱满、且含碱量较高,因此深受市场青睐,价格也高出各产地的小花和大花市价。

“生姜价格跌得太凶了,种植户完全没啥利润。”南城官地生姜种植户邓龙兵说。他家今年种了3亩多生姜,很多商贩给出批发价仅3.5元/斤,甚至低至3.1—3.2元/斤,比去年低1—2元/斤,这让他很无奈。

二、大起大落的行情让药农措手不及

本地生姜下跌,市场上的外地生姜又如何?

图片 3

永辉超市渝南大道店价格牌显示,云南产生姜2.58元/斤,比本地生姜低1.5元/斤。在城区生姜批发市场,笔者看见,这里有来自云南、广西、四川等外省的生姜,零售价格大多在3—3.5元/斤。

图3:近年吴茱萸行情走势飞天。

“为何外地生姜这么便宜?”笔者问。“外地生姜都是规模化种植、产量高,种植成本低,价格优势明显。”永辉超市销售负责人说,南川市场上有60%以上的生姜都来自外地,占了“大半壁江山”。

自2002年吴茱萸进入行情的低谷,经过十余年的低迷运行,除去采摘工费,药农几乎无利可得,于是出现产区大面积砍伐植株,留树的药农也大多管理松懈,导致杂草丛生、植株老化、单产量下降、病虫害泛滥,各产区生产日益低下。

姜价为何“跌跌不休”

2014年,因花期雨水较多,枝条长势过于茂盛,结果率不高,致使吴茱萸新货产量大幅减产,加上多年庞大的库存已经慢慢消化差不多,使得行情慢慢爬升;2015年吴茱萸行情继续缓慢上扬;2016年出现恶劣天气影响,产地行情再次上涨;2017年吴茱萸产能没完全恢复,加上资本囤积阻碍流通,吴茱萸行情飞天。

为何今年本地生姜价格一跌再跌?“受外地生姜冲击太大,加上本地生姜规模也在继续扩大。”南城仁乐生姜种植大户秦茂盛一语道破。凭他多年种植经验分析,南川本地生姜规模不大,总面积不到1000亩,大多是散户经营,种植成本较高,价格和规模没有竞争优势。

受2014-2015年吴茱萸价格慢慢上涨和2016-2017年价格飙升影响,刺激广西、浙江、江西、福建、湖南、贵州等地区的农户大面积种植,特别是2016-2017年间扩种速度最快,其中广西、湖南种植面积较大。

“一是外地姜对本地市场冲击太大,拉低本地生姜价格。”区农委有关负责人称。像云南、四川、广西等产姜大区,基本上都是规模种植生姜,亩产量最高可达上万斤,而本地生姜亩产量一般为3000—4000斤,最高也不过七八千斤,而且外地姜种植成本低,即便加上运费,价格也比本地姜便宜。

在高价的刺激下,带动种苗价也出现飞涨,高昂的种植成本依然不能阻挠各地种植户疯狂种植的热情,一夜之间,产地农户开始积极精心管理植株。2016年开始江西、广西、湖北、湖南等地,吴茱萸种苗销售最为火爆,4-6元一株,2017年甚至有人卖出15元一株,一亩种苗利润爆出15万的惊天暴利。种旺市烂,埋下伏笔。

二是近两年来,南川也在大力发展生姜,今年在兴隆、南城、西城等镇街扩大种植面积300亩以上,而且今年生姜亩产量比去年略高近1/3,导致市场上生姜供应量猛增。

三、产地现状:跌跌不休的行情 药农苦不堪言

另外,今年上半年雨水偏多,外地生姜推迟上市,正好与晚上市的南川本地生姜扎堆,使其失去了“错季”优势,因此价格一跌再跌。

图片 4

仔姜集中上市同比降价三成

图4:近日广西罗城吴茱萸正在晾晒。

近日,笔者走访丰都县农贸市场、超市和仔姜种植基地了解到,目前正值仔姜集中采挖上市时节,仔姜零售价已由6月中旬刚上市时的5.5元/斤,下降至眼下的3元/斤,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三成。

眼下吴茱萸产新结束已有段时间,江西、广西、湖南等产地货源走销依旧缓慢,其中产地大花跌至200元,江西中花也跌至260元左右,小花220元左右。持货商家大多反映购销冷清,行情低迷。产地药农和种植大户内心苦不堪言。

平都农贸市场,姜农周代洪正在叫卖仔姜。“又白又嫩的仔姜,卖价3块钱一斤了哈。”尽管他卖力地吆喝,却很少有顾客停下来购买。今年,他家种植了六七分地仔姜,从6月中旬开始采挖上市,当时一般可卖5.5元/斤。接下来,仔姜价格便逐渐下降。特别是近段时间仔姜集中采挖上市,价格已下降至3元/斤。

吴茱萸是挂果类中药材,从下种到结果,从结果到盛果期至少3年以上,产量逐年上升。

“去年这个时候,我卖的仔姜是4块一斤,相比之下,今年的价格下降了三成多。而且卖起来很慢,除了做泡菜顾客可买上三五斤外,一般很少有顾客买上一两斤的。”周代洪说,截至目前,他家的仔姜仅卖出3000多斤,还剩下近一半没有采挖。

从2014年开始药农关注,2016年新增不少产能,农民对吴茱萸开始加强投入管理,2017年吴茱萸树势普遍长的好,今年吴茱萸没有受到极端异常天气因素的影响,长势良好,挂果稠密,今年产量有增。

县城内的开心、福记、新世纪等超市出售的仔姜价格也相差无几。在开心超市蔬菜销售区,当日仔姜标价为2.98元/斤。

四、跌价不怕 反思解药何在?

包鸾镇花地堡村仔姜种植基地,今年种植的400多亩仔姜,目前仅采挖三分之一。“从7月中旬开始采挖上市,以批发为主,开初还可卖3块多一斤,现在已下降到了2块5以下。”基地老板陈双权说。

吴茱萸是挂果类中药材,生产不够稳定,有些产区病虫害比较严重。因此,应加强计划指导,按市场需要发展生产,加强管理,不断提高单产和质量。除此之外,还有解药么?笔者在与业内人士交流的过程中也听到一些智者的提议,值得思考:

丰都县科协农学会高级农艺师彭自抚认为,仔姜价格下降的主要原因在于,由于其产量较高,前两年行情好,激发了姜农种植积极性;上半年雨水充沛,有利于仔姜生长,当前集中上市导致供大于求。

4.1培育“互联网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鼓励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农业龙头企业等新型经营主体,运用互联网新思维、新技术、新模式改造流通方式、管理方式和经营方式,发挥其在现代农业建设中的引领作用。通俗理解就是,将多种农业主体通过某种契约组合在一起,各自发挥优势、调配资源,通过运用互联网创新思维,改变现有传统的流通、管理、经营的方式,并带动起产地其他闲散劳动力共同致富。

4.2积极开展信息进村入户服务。按照统一标准,以满足农民生产生活信息需求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建立健全基层益农信息社服务体系,积极开展信息进村入户工程,组建益农信息站。比如当吴茱萸生产规模迅速扩大,但生产管理没有及时跟上,市场需求过饱和的时候,一方监测发出预警,则基层信息服务体系会迅速响应,督导产地药农适时调整生产规模,优化管理,提升品质,以此应对供需失衡所带来的冲击,间接让产地货源保值,让药农种植风险降到更低。

4.3 加快推广、强化中药材质量安全溯源体系建设。传统中药材流通的组织化程度低,交易方式落后,索证索票、购销台账制度欠缺,导致中药材掺杂使假、以次充好的情况时有发生,吴茱萸也不列外。在中药产业发展壮大的同时,对中药材生产制作的溯源管理尤为重要。用现代流通方式,运用信息技术手段实现中药材流通索证索票、购销台账电子化,从而形成来源可追溯、去向可查证、责任可追究的追溯链条。让伪品、仿冒品无法流通,无形之中保护了正品吴茱萸的市场行情。

世上无绝对烂市的品种,只有思路决定出路。充分运用互联网创新思维,因地制宜,科学有序发展生产,与市场精准定位,才能走出一条致富的大道。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母婴,转载请注明出处:吴茱萸行情跌跌不休 何以解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