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7种濒危藏药实现人工栽培

图片 1

藏医药产业是西藏六大支柱产业之一,是西藏特色、传统产业。由于西藏藏药材生长环境的特殊性,存在种子采集难、种子萌发率低、成苗难等问题,但是藏药材的需求量不断增加又具有很大的市场开发前景和较高的经济附加值,目前,存在的矛盾越来越突出。西藏高原生物研究所通过对翼首草、桃儿七等7种野生藏药材抚育技术的深入研究,逐步完成了人工栽培、野生抚育技术研究和制定原生地保护措施相结合,建立5000亩藏药材种植与保护基地(包括藏药材种质资源圃),为实现西藏藏药材资源可持续发展、成果转化和藏医药产业化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2017年6月上旬,又进入一年一度川贝、甘松的采挖季节,四川阿坝、甘孜州各地的牧民又忙起来了。但药材收购商却发现,今年甘松行情又有上升,全草统货价格已突破25元,质量稍好的一点的新货报价都在35元以上。(中药材天地网原创

常用藏药材原料

甘松,到底是什么来源的药材?其行情一年一个台阶,反映出其背后资源面临什么样的困境?

陷入濒危或灭绝的困境

图片 2图1:2017年6月,阿坝州产区的甘松花开遍野。

藏药材是藏医药发展的物质基础,近年来随着藏医药市场的开拓和生产的工业化,藏医药产业得到了迅猛发展,藏药材的需求量越来越大,但目前90%以上藏药材的供给仅靠野生资源。随着采集量的增大,不仅破坏了藏药材种群的自然更新,也破坏着野生藏药材的生长环境,由此引发的“掠夺式”采挖,致使一些常用藏药材原料陷入濒危或灭绝的困境。

一、甘松的分类及商品来源

据了解,以翼首草、藏菖蒲、独一味等为处方原料的藏药材资源严重不足,翼首草、藏菖蒲年消费都在1000吨左右、独一味在1500吨左右,以桃儿七果实为处方的常用藏成药有五种,由于桃儿七资源的稀缺,每年只能根据资源量来生产藏成药,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

甘松既是藏药,又是我国传统中药,也是藏区常用的香料类品种。但因该品的种源相对复杂,市场混用品常见,造成其行情和质量混乱。那么,怎样鉴别各种甘松呢?

7种藏药材

图片 3图2:生长在西藏山南地区的甘松植物原图。

实现人工栽培

目前,甘松靠野生资源主供市场,分为三个品种:甘松、匙叶甘松和大花甘松。其中大花甘松主要分布于尼泊尔、锡金、及印度北部。

尽管西藏对藏药材人工种植研究已有一定的基础,但对一些生长在高海拔或干旱地区的藏药材的引种还是有一定的困难,“我们以藏成药中用量大、资源相对稀缺的翼首草、桃儿七等7种藏药材为研究对象,通过三年的实地资源考察和栽培技术研究,7种藏药材的种子萌发率达到了70%以上,移栽成活率达到了80%以上,栽培技术已经成熟,完全可以实现人工栽培。”西藏高原生物研究所相关负责人说,在高原地区开展工作,存在着许多其他地区没有的困难,如生长季节短、气候多变等因素,一般需要3年以上才能确定试验是否成功,然后再以此为基础进行示范推广,有效缓解了已上市的近90种藏成药的资源紧张问题。

而目前国内分布和流通的货源,主要是甘松和匙叶甘松,主产于甘肃、青海、四川、云南和西藏等地,极易混用、不易辨别。

保护藏药材资源

在国家药典中,因资源枯竭,匙叶甘松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藏药。2005版药典曾经收录,2010年版本《药典》已将匙叶甘松从药典中移除,但市面上两种甘松仍在同时流通。

建立多个实验点

图片 4图3:2005年版药典中甘松基原为甘松和匙叶甘松的干燥根及根茎

“我们综合分析了翼首草等7种藏药材的生长环境类型、分布等,最终确定4个栽培和野外抚育基地及多个实验点,总面积达到5000亩以上。”该负责人说,山南里龙村为桃儿七基地;墨竹工卡巴日卡村为白花秦艽野外抚育基地;堆龙德庆县雄巴拉曲基地,为白花秦艽和甘青青兰栽培基地;林芝八一镇奇正基地,种植独一味、翼首草、藏菖蒲、波棱瓜;堆龙德庆、林芝色季拉山、林周县等地有多个野外抚育技术试验点。“目前,基地内树立了标识牌,修建了水渠、围墙等基础设施,并对当地农牧民宣传了藏药材资源保护的重要意义,传授了一些简单易懂的资源保护办法。”

二、甘松的产区差异和和品质鉴定

大范围推广种植

2.1产区及生长环境的差异

逐步缓解资源紧张现状

图片 5图4:甘松的产区分布图。

3年来,西藏高原生物研究所多次给各栽培、野外抚育基地和多个实验点的当地农牧民近200多人就藏药材的育苗、栽培管理、采收方法等内容进行了培训,“西藏农业产业结构优化调整还面临着许多困难,其中之一是种植业品种不够丰富,结构调整途径单一,我们以后将进行更大范围示范推广种植来调整农业产业结构,为农牧民增收、为农业增效。”该负责人说,通过藏药材的成功种植,将逐步缓解资源紧缺状况,为保护西藏有限的野生藏药材资源和脆弱的生态环境起到积极而有效的作用。

产区分布:无论是甘松还是匙叶甘松,对于环境的要求相对较高。

其中,甘松主要分布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州的碌曲县、玛曲县、卓尼县等地;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县、玛多县、班玛县、达日县等地;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阿坝县、红原县、松潘县,甘孜藏族自治州的炉霍县、理塘县、稻城县等地。

图片 6图5:阿坝州产区刚刚采挖出来的匙叶甘松

而匙叶甘松因资源逐年枯竭,很多地方产量已经很小。主要分布在西藏山南地区、四川阿坝州高海拔地区及云南部分地区有分布。之前印度、不丹、锡金等地有进口匙叶甘松在市面流通,但近些年来货量逐年递减。 生长环境:甘松生长环境的经纬度相对较高,海拔在3400-3800米的草原、山坡、小灌木丛,生长的土壤多为黑色,较为粘结、松软。

图片 7图6:阿坝州高海拔地区,正在觅食的秃鹫。

而匙叶甘松所处的经纬度相对较低,基本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草原、高山灌木或松林下。长的土壤多为黄色,较为松散的沙土,多坚硬。2.2生长形态及药材外观的差别

进口大花甘松与国产甘松相比,其植物较矮、花较大、形状基本相似,但较粗大、根茎较长、香气较弱、质量较差,故使用不广。

图片 8图7:青海果洛州产区的甘松样品

而在国产甘松中,甘松有香味,根较短,上粗下细,有侧根和须根;为棕红色、多皱缩;质脆、易折断。

图片 9图8:青海产区甘松干货

匙叶甘松主根黄棕色,较直立、根茎较长、有主根分支,少有须根。质坚硬、不易折断。

图片 10图9:2017年6月,阿坝州产区的匙叶甘松水洗全根货。

当然,甘松的生长环境复杂,又出现了很多过渡类型,仅从外观、形态及色泽上判别有一定难度。还应借助显微检测甚至是指纹图谱检测,则更为准确。(中药材天地网原创

2.3药理作用、化学成分及应用

现代药理研究表明:甘松及匙叶甘松都具有抗心律失调、康心肌缺血、镇静、解痉、抗癫痫、降压、抗抑郁、抗菌等作用。主要成分中,甘松新酮是甘松的特有成分,也是其主要活性成分;匙叶甘松也有部分甘松新酮,但含量极低。同时,不同产区的甘松新酮的含量差异较大。

图片 11图10:甘松新酮的含量

甘松中的甘松新酮具有抗肿瘤活性,在抗肿瘤方面有较显著的疗效;而匙叶甘松中特有的R-606作为骨吸收抑制剂用于治疗骨质疏松和高血钙症。因此,若两者混用,一方面无法实现最佳用药效果;另一面又造成资源的极大浪费。

2.4 初步结论:二者质量各有所长

图片 12图11:甘松及匙叶甘松的相同及不同点

三、甘松的后市分析

3.1 甘松资源日益枯竭,供给显紧

在国外甘松资源上,大花甘松供应量最大的国家尼泊尔在1997~1998年交易量为350~400吨,2005年交易量估计也处于100~200吨;其次为印度和不丹,均缺乏完善的保护措施,数量稀少,资源破坏十分严重,濒临灭绝。

而在国内,随着甘松属植物资源不断减少,甘松被列为二级保护藏药;匙叶甘松已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保护品种。

图片 13

图12: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

据调研:即使在按最低限度采收,每年采挖资源蕴藏量的10%,要想恢复原有种群数量,仍需4年甚至10年;但如果过量采挖,则甘松资源已难以持续。

但在产区考察中,我们发现:在各产区,甘松前期刚长出一两片叶子时全根采挖,入药使用;而到七八月份叶片丛生,如遇价格升高,药农同样会不分时节采挖青叶甘松,全株销售并掺杂泥沙,主要用于香料用途。这样大规模无需的采挖不仅质量难保,还极大地破坏了珍惜资源。

3.2 需求方面,药用和香料使用需求增长

甘松除了在中医药临床应用外;藏医学中记载甘松具有祛风、燥湿、排脓、拔毒、生肌、止痛的作用,使用同样普遍。

图片 14图13:藏区焚香是每天的必修课,甘松是其中主要原料。

但是,甘松使用量最大的要属香料消费。雪域高原氧气稀薄,长年积雪,寒湿较重,藏香所具备的燥湿、通窍、行气、明目、辟秽等功效,给藏民带来了福祉,被藏民视为神圣之物用于敬佛和养生。、

因此,如果你去过藏区,不管是寺庙,还是普通百姓人家,都会散发着甘松的味道,它夹杂着草原的草香和酥油香,混杂在空气中。和整个藏区的宗教气氛一样,充斥着每一个角落。而甘松是其中不可或缺的原料,每年的消耗量远高于药用需求。

同时,甘松具有挥发性成分较多,近几年在药品、化妆品、和日用品方面都有应用,市场上已有多个以甘松为原料的专利产品;甚至在四川火锅里面也能看到。

据天地网20年数据跟踪,甘松年需求量约1000吨以上;但目前供给量约在600吨左右,只能以进口大花甘松或含泥沙的甘松全草,来弥补供需缺口。随着资源枯竭加剧和需求增长,以及需求方对甘松品质要求的提高,甘松后市行情的长期缓步上行,已可预期;只是甘松的小众化需求特征,以及缺乏深度产业链开发,其上涨速度不会太快。

(文章部分信息及图片由甘松经营商家黄士民13880803398提供,特此感谢!)

图片 15

上期回顾:《重磅》第33期:2017年连翘产新前期产地调查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母婴,转载请注明出处:西藏7种濒危藏药实现人工栽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