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翻糖蛋糕

原标题:人家过节开香槟、切蛋糕,医生过节惊魂两小时!

题目描述

今天是小Z的生日,同学们为他带来了一块蛋糕。这块蛋糕是一个长方体,被用不同色彩分成了N个相同的小块,每小块都有对应的幸运值。

小Z作为寿星,自然希望吃到的第一块蛋糕的幸运值总和最大,但小Z最多又只能吃M小块(M≤N)的蛋糕。

吃东西自然就不想思考了,于是小Z把这个任务扔给了学OI的你,请你帮他从这N小块中找出连续的k块蛋糕(k≤M),使得其上的幸运值最大。

医师节惊魂

输入输出格式

作者:齐鲁医院青岛分院刘艳丽

输入格式

输入文件cake.in的第一行是两个整数N,M。分别代表共有N小块蛋糕,小Z最多只能吃M小块。

第二行用空格隔开的N个整数,第i个整数Pi代表第i小块蛋糕的幸运值。

医生的节日和普通人的节日不同,没有放假、没有发钱、没有香槟,也没有鲜花和蛋糕........有的只是工作和抢救,过节仍然要和每天一样,提前半小时到岗.....

输出格式

输出文件cake.out只有一行,一个整数,为小Z能够得到的最大幸运值。

图片 1

输入输出样例

医师节惊魂两小时―――急性喉炎、抢救真的需要分秒必争!

输入样例

样例输入1
5 2
1 2 3 4 5

样例输入2
6 3
1 -2 3 -4 5 -6

今天是首个中国医师节,按照普通人过节的惯例,我们医生也应该开个香槟,切个蛋糕,捧个小花,开个party啥的!

输出样例

样例输出1
9

样例输出2
5

但是想像总是与现实隔着几条街。

题解

一道求最大不定长区间和的问题
区间[i,j]和的最大值ans(i,j)=max{sum[j]-sum[i-1],j-m<i<=j}(其中sum[j]是前缀和数组),我们可以选择去枚举右端点,那么sum[j]就是定值,上面的方程可以化简为ans(i,j)=sum[j]-min{sum[i-1],j-m<i<=j},这样只需要用单调队列维护区间内最小的sum[i-1]就好了

7点15分到病房,幻想着会不会有鲜花献给我们,没有!又翻出手机,以为会在科群里捡个红包啥的,也没有!

代码

#include<cstdio>
#include<cstring>

const int MAXN=500050;
struct T
{
    int v,pos;
}q[MAXN];

int sum[MAXN],a[MAXN],m,n,ans;

int read()
{
    int x=0,f=1;
    char ch=getchar();
    while(ch<'0'||ch>'9'){if(ch=='-')f=-1;ch=getchar();}
    while(ch>='0'&&ch<='9'){x=x*10 ch-'0';ch=getchar();}
    return x*f;
}

inline int maxx(int x,int y){return x>y?x:y;}

int main()
{
    n=read();
    m=read();
    for(int i=1;i<=n;  i)
    {
        a[i]=read();
        sum[i]=sum[i-1] a[i];
    }
    int head=0,tail=1;
    q[tail].v=sum[1];
    q[tail].pos=1;
    ans=sum[1];
    for(int i=2;i<=n;  i)
    {
        while(head!=tail&&q[tail].v>sum[i])
            --tail;
        q[  tail].v=sum[i];
        q[tail].pos=i;
        while(head!=tail&&q[head 1].pos<i-m)
              head;
        ans=maxx(sum[i]-q[head 1].v,ans);
    }
    printf("%dn",ans);
    return 0;
}

好吧,过节只在朋友圈,日子照旧。

图片 2 7点40分,提前看了一圈病人,我的孩子们都好,又想虽然今早没吃饭,但是昨天可是吃了护士长给买的两块大蛋糕,节总是过了,于是心情美美的就去了门诊。

11点35分,门诊倒数第三个病人,一个四个月的小宝宝,因为发热1天,声音嘶哑11小时来的。妈妈说其实已经看过了普通门诊,大夫说是急性喉炎,让住院,不放心,又挂了专家号。我看了看小宝宝,这时孩子平静时呼吸还好,活动后和哭闹后就有点呼吸困难了,我判断他已经出现了1度喉梗阻,住院观察是必须的。我撩了一眼孩妈,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正眼巴巴的看着我的嘴,孩子搂的紧紧的,似乎我的嘴里随时会喷出一张网,一兜就把她的孩子兜走了!我又环了一下四周,四五个人将我团团围住,老老轻轻,估计是孩爸和爷爷姥姥等级别之人。

我咽了口唾沫,狠下心来说这个孩子必须要住院,已经有喉梗阻的症状了,现在看着挺好,不知道下一分钟会不会加重,必须住院观察。妈妈哇的就吓哭了,其他人也表情惶恐。告知了喉炎可能的并发症以及喉梗阻的种种危险之后,全家人急匆匆的去办住院了!我看着这个孩子还好,平静呼吸时还没有喉头堵塞的情况,也就没让门诊医生陪着去办住院。

12点15分,科群里发来了美女袁主任组织抢救的信息。

原来这个孩子在办理住院之后,迅速出现了喉梗阻加重,哭闹,烦躁不安,极度的喘气费劲,心率200多次,口周发青。

得赞一下我们儿科病房今天的精英团队,迅速的组织抢救,大剂量的甲强龙滴注,镇静,吸氧,监护,医护协调的配合,各个训练有素,两个小时以后,孩子已经平稳的安睡了!

4点半,我来接班,这就是一个安静入睡的孩子,如果不说,谁也不知道中间的两个小时发生了多么可怕的事情。

急性喉炎抢救,贵在分秒必争,尤其是要抢救关口前移。我们的呼吸之门,是进气的大门,如果出现了四度堵塞,氧气进不来,就像是有人掐住了你的脖子,几分钟后脏器损伤不可避免,同时喉梗阻太重,气管插管也可能插不进去,要是到了那一步,恐怕后果不堪设想,作为医生也只能祈求上帝保佑了。每一年,我们都会收治多名急性喉炎的孩子,有些是需要住院观察的,因为面对一个个小婴儿,很多家长是不会观察病情变化的。

想着我们去年收治的那个喉梗阻3―4度的孩子,家属还慢悠悠的排队就诊,就像随便逛个市场一样,幸亏接诊专家经验丰富,在诊室的人群中听到了这一丝诡异的丝丝的呼吸声,看到孩子很危重,马上派个年轻大夫护送孩子进了病房。那个孩子更重,反复的推注激素,喉梗阻持续不缓解,当时麻醉师连气管插管都配好了,在场的每个人都很紧张的看着孩子和监护器,一行人守了半个多小时,才看到孩子的呼吸好了一些,解除了插管的警报。

这个孩子,幸遇有开明的家长,普通门诊大夫说的话,虽然不大信,毕竟没有自作主张,离开医院,而是转求专家的印证。住院办理也比较快,没有忙东忙西,顾此及彼。

有时候,我们看了喉炎的孩子,即使告知家属需要住院的,仍然有的家长过分自信,自己就回家了,还觉得是医生小题大做。我们忍着一肚子气,还要担心孩子的安危。事实上,每一年都会有因为急性喉炎导致孩子死亡或者植物人的病例,大多数都是因为延误治疗导致的后果,还有的家长怕用激素,考虑来考虑去,无形中拖延了时间,给救治带来了难度。

在这里告知家长,喉炎真的很可怕,病情的变化是按照分秒来计算的,抢救需要分秒必争;喉炎也真的不可怕,只要您听大夫的话。

图片 3(借用小大夫漫画的一张图)

图片 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www.9159.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切翻糖蛋糕